美文一生励志美文

当前位置:首页 > 散文精选 > 友情散文 >

南通访友

   

  经过老朋友的多次策划,我们的南通访友之旅终于成行了。

  车行在广袤的江海平原上,目睹着无穷碧野,蜿蜒江河;回想起年少时的勃勃雄心和惨淡生涯,不由得心潮起伏,思绪难平。曾经的航城营生和比肩弄潮的朋友们争相叠映在眼前......

  一.

  那是半个多世纪前的一个秋日,经过3个多月的等待(注一),我终于得到南昌洪都机械厂人事部的通知我被安排在该厂80车间技术组当机加工艺员。该车间是洪都厂的一个主要机械加工车间。负责飞机起落架和液压作动筒的加工、安装及试验。闻讯后,几个月的悬石落地,我自然是一阵惊喜,即刻奔往车间报到。

  车间主任把我领到位于车间西二楼的工艺组办公室。当时,室里已密匝匝地坐了9个男女技术员。目睹我这不速之客的到来,大家不约而同地投来了一阵惊异的目光和矜持的笑容。这让窘迫中的我,愈加尴尬。

  未几,组长安排我在楼梯口边就座。我注意到我的左边是一个穿褪色军装的瘦高个,他正对着我匼首微笑。组长忙介绍他也是刚分来的老九(注二),哈军工毕业生,江苏南通人,叫周JG。组长还扬手指向我的左前方说那边角落里就坐的也是一名老九,叫叶YX,上海嘉定人,是南京炮院的毕业生。组长的言外之意,十分明了,余下的老员工,自然都不是老九(大学生)了。

  两位老九连忙起身离座,紧紧地握住我的双手,用这种朴实的方式,给我这个新加盟的第3位老九送来了温馨的欢迎。

  注一1971年秋,我经正式手续从福建兵团调动到洪都。报到时,恰逢林彪事发,江西省革委主任程世清受牵连,中央令江西人事冻结凡3个月,城门着火,殃及池鱼,故我迟迟无法上班。又因已过开学期,洪中老师在厂内老技术员中已调配满额,人事部始让我下车间做工艺员。

  注二老九,是文革后期的一个专用术语,更常用的是臭老九,是新老大学生即所谓的臭知识分子的代名词。当时被排在地、富、反、坏、右、叛、特、资等8类阶级异己分子之后,故为老九。人们为它在叛、特、资,后面增加了一个新缩写语臭。文中,是同事间的戏语,并无恶意。

  二.

  ,在洪都生活区的一间饭馆里,80车间工艺组的全体职工正在聚餐。但是,他们脸上却没有挂上打牙祭时应有的欢乐。因为,这是一场告别宴。今天他们要送别老九周JG。

  原来,经过多年的努力,他终于办通了调动手续,得以和分居多年的老婆团聚。这一重大利好,对他家人,无疑是不尽的惊喜。特别是他那位据称是父母包办的妻子,一年一次的探亲跋涉,对连一句普通话都不会讲的她,真不知是件多大的难事。到达洪都后,紧接着揪心断肠的事是夫妇俩没命地四出奔波,寻找住所。......刚刚把一切搞定,一年一次的12天探亲假期又行将告罄,小夫妻俩一次次哭得双眼红肿,教人垂怜。

  所以,席间,大家对与老九的分别,心情极为矛盾。既为他高兴,又对他依依不舍。与他见面后,先是简单寒暄、祝福了一阵,后就端坐在饭馆,搜肠刮肚地,许久都无言以对。

  技工出身的工艺组长格外珍惜这次好不容易得来的公费吃喝机会,他要把这一机遇用到极致,故特地命我骑车去子弟中学,请来了调出车间,任教多年的另一老九叶YX。

  席间,周JG眼含热泪,嗫嚅着嘴唇,久久讲不出话来。

  结果,宴会在极其艰难的氛围中进入尾声。好在有一个湖北籍的老妈子头脑机灵,她清了清嗓子说给老朋友送行,总不能这样无声无息吧!我建议请小李子代表我们写一首诗。话音刚落,大家一致鼓掌叫好。

  多亏她的精明,僵局激活了,气氛一下就活跃起来。但难题却单单落到我头上来了。我推脱无门,只好从命。也好在对好友的离别,早就心潮澎湃,文思如泉。于是,稍稍思索了一下后,我仗着酒兴,起身作诗

  送友人

  七七年八月二十九日

  同事周JG调回原籍,全组聚歺飯館。席间,众人令作诗赠别。乘酒兴,即席赋诗云

  依依送行泪澘澘,须臾别后会何年?挥笔畄言诗八行,倾腹寄语意万千。

  常恨古今七夕会,欣喜南北一镜圆。劝君此去多回鴻,南通豫章去不远。

  三.

  此次南通聚会是由前文介绍过的叶YX组织的。实际上,他在80车间只呆了不足三年。1973年就已调去子弟中学教书了。但他是个热心人,情商忒高,对80车间和故人感情很深。他也有数不清的朋友,一年到头有数不清的聚会。

  他策划这一活动已有数年了,但每次都被这样那样的变故所耽搁。好不容易凑到今年,大家都有了空,这才得以实施。

  我从张江出发,乘地铁,由东到西,差不多横穿整个上海,去到嘉定与他会合。一出站,没见他的人影,忙打他手机。刚接通,就听他说到了,已看到你了。通话间,嘎的一声,一部红色的士已停在我身边。

  我刚刚参加了一个中学同学聚会,大家正谈得起劲,我只好中途请假。他们不让,说主持人怎能中途离场?,我连忙实话实说,得赶去南通,参加另一场聚会。时间太紧张,我怕你发急,就打的来了。

  真没想到,你还是那么忙!我感叹地说。

  也没什么,好在老伴是全包链(注三),她把家里的事全包揽了,我就落得清闲。说话间,他神清淡定,可见活得很爽。

  我们走一路,谈一路。他的热心和健谈,激活了我的恋旧情结,让我思潮起伏,感慨万千。不觉间,一个半小时的旅程就结束了。

  客车到达了南通客运站。

  李XW好!叶YX好!远远就见车站出口处,两位瘦高个老人在热情地招呼着。我看得真切,那头发同我一样雪白的是周JG,他身旁另一个身段笔挺,脸面白皙,头发乌黑的老帅哥,更易辨认,他原是负责我们车间工装设计的设计员,名叫包ZF。

  啊,老李,我忘了告诉你,参加我们这次聚会的还有我炮院的同学包ZF夫妇。他原来也是在80车间接受工人阶级再教育的,与周JG同在一个工段。

  太好了!果真是胜友如云啊!

  说话间,那两双手已伸过来了,四双手紧紧握定,送走了老同事间半个多世纪的别离,迎来了多情老人们的激情重逢。

  注三全包链原意出自旧时的一款很大众化的自行车,链条为封闭结构。此处为戏谑语,指家务全包干。

  四.

  周JG家位于通州北郊,村名颇为奇特,叫八总洋桥。据老周介绍附近有一座桥是当年日寇为了方便出击而修建的,故名洋桥。总则是海港总堤及其排水口的简称,在282公交沿线,我发现由小到大足足有14个总!大概是因海港总堤在这一带,有多个排水口。

  老周家所在的村子是一个典型的平原村落。一幢幢新砌的小洋房,整齐地排列在乡村大道旁边。不同于城里的街道,它们一律是坐北朝南的同一走向。村民们也很老实,规规矩矩地在规划区内建房,没见有我们家乡常见的乱占乱建现象。

  一下车,老周就遥指右前方,告诉我们,他家就在马路旁边。我们扭头一看那是一幢近年新建的两层洋房。瓷板贴面和不锈钢栏栅使它显得十分整洁和大气。

  房屋周围是一望无际的农田。可惜,杂草丛生,一片荒凉。老周介绍,如今的农二代哪有那份牛劲去务农?往年,集体租给种粮专业户,每年每亩可得1200元租金,如今物价飞涨,种粮成本上涨,利润下滑,人家不租了。这田已荒在那儿都好几年了。

  唏嘘间,我们走入了周家大院。哇塞!院内足可以开汽车。老周笑曰可不是,我儿子每次回家,就是在这儿倒车的。

  你们好!

  正议论间,从周公馆屋内传来了女声的热情问候。原来是老周和小包的夫人闻声,从厨房出来迎接我们来了。老周夫人还是当年在洪都见过的老模样,但明显老多了。满脸皱纹,背微微佝驼,讲的还是满口听不明白的南通话。她身旁的小包夫人,则恰成鲜明对照,同小包一样,皮肤白皙,头发乌黑,还是当年的洪都美人胚子。我记得她父母均是上海援内的洪都职工,她本人曾是南昌电机厂的工人,1985年为了解决夫妻同厂工作问题而随夫君一道调去洛阳。这次,她们就是特地从河南赶来与故友聚会的。

  两位嫂夫人好我和叶YX同声说。

  别客气,快进屋坐。小包夫人代主人发言了。

  ......

  在老周家,我们受到了热情的款待,每餐十多个风味菜,摆满了餐桌。

  老周的儿子听说来了南昌的叔叔,特地在饭馆里买来饭菜、点心,驱车从城里赶来。当那个我们常在洪都探亲招待所见到的小毛孩,出现在我们面前时,确实让我们吃惊匪浅。他长得比爹还高大,都快50了,连儿子都上大学了!

  席间,我们畅谈不止。在其后的睡前及早起的晨运中,我们徜徉在广阔的田野里,共同回忆70年代初那段落魄的经历,特别是老周他们毕业后直接分来洪都的102名臭老九,在鹰潭与走资派等牛鬼蛇神并肩作战,开山打石的日子。

  回味在洪都的低调生涯,感叹岁月的仓促流逝,几个命途坎坷的老九,在南通度过了2个激情燃烧的昼夜。


责任编辑:美文一生

原文地址:http://www.sjshop.com.cn/youqingsw/6713.html

版权所有,转载时必须以链接形式注明作者和原出处并保留本声明。

本站为你推荐
延伸阅读:
南通访友
最新文章
相见,不如怀念!
三月嫣然,人面桃花相映红
亲爱的朋友请你一路保重
我会好好的说再见
有你相伴,不再孤独
我最敬佩的人
人间有味是清欢
初春聚会
频道总排行
老友
在最浅的红尘里与你相逢
旧友
岁月流逝,友情隽永
相逢无远近 万里尚为邻邻
只想陪你坐一坐
一辈子
D
叶子,叶子
人生何处不相逢
随机推荐
尘封岁月
我喜欢的状态叫安详
纪念那只可爱小蛛
致那些已逝的青春
那些年我们一起追过的青春
朋友的心
黄河边飘来花儿美
心得挣扎
最新更新 | 网站地图
美文一生,提供励志、名人名言、优秀文章。 美文一生---受益终生。

 京ICP备06001538号-1